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[散文随笔] 父亲湖 作者:江苏省 刘灭资

[复制链接]
查看197 | 回复0 | 2022-10-31 09:45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——谨以此文献给艰难岁月里不懈奋斗的父辈
安徽省岳西县温泉镇有两处知名的水景:一是温泉,一是龙井湖。一热一冷,一自然,一人工。相得益彰,相映成趣。

岳西是我的家乡。每年回家,我都要去温泉镇,去龙井村,谒见龙井湖, 拜见老父亲。





公元一九八二年的一天,父亲又一次站在水库大坝上。此时距水库关闸蓄水已过去好多天了。看到眼前平静的水面和山的倒影,父亲习惯地扶了扶草帽,一任山风掀起衣襟。与6年前相比,他显得衰老了不少:额头的皱纹更深了,面孔更瘦更长了。毕竟已是五十五岁年纪的人了。不知站了多久,父亲慢慢走下大坝,向库区走去,一边用脚踩踩大坝上夯实的黄土。随后他又蹲下,用手抚摸方石间的水泥勾缝。他看得很细,很认真,很专注。越往下走,离水越来越近了。在父亲面前,水向远处平铺开去,蓝天、白云全在水中。微风吹拂,水面层层涟漪,一如父亲的缕缕思绪 ……

不知为什么,父亲的脑海里总是出现乡间求雨的场景:赤日炎炎,禾苗枯焦。大道上,一列汉子抬着轿子,轿子中竖立龙王雕像。轿子前面有几个汉子扛着彩旗开路,轿子后面跟着几个汉子,一边敲锣打鼓一边高喊龙王名讳。所有汉子都是裸露着上身,光着头,一任烈日暴晒,他们要走遥远的路,到遥远的龙王庙取一点水。

来汤池工作已快十年了,父亲又想起初到汤池的情形。在汤池拖拉机站下车,接站的人把父亲简单的行李放在板车上。要走过一段长长的坑坑洼洼的机耕路,才到公社驻地。这一段路,父亲走得很累:这里就是天堂,这里就是著名的汤池畈,可是眼前却见一大片一大片的白沙将良田覆盖。路上尘土飞扬,路边有的稻田接近干涸,禾苗行将枯萎;有的稻田田泥开裂,宛若大嘴。

一夜无眠。第二天,父亲便一头扎到乡下。三年间,很少开会,办公室里你很难与他谋面。他和他的同事全都在水利兴修的第一线。公社大院,白天一片鸟鸣,食堂餐客寥寥:父亲的“衙门”十分清静。三年间,父亲一边兴修水利,一边思忖:小修小补,忙忙碌碌,终难治本。要立足全局,要解决主要矛盾。如果在汤池河的上游建一水库,汤池缺水的问题就能彻底解决,还能惠及县城人群。到那时,万亩农田将旱涝保收,天堂也将名副其实。父亲为此兴奋不已。父亲很想把这一“幸福”告诉给身边的每一个人,可他的想法总是被同志们否定。但父亲毕竟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。他一方面走群众路线,一方面走“上层路线”。一有空他就往县城跑。不是找领导做思想汇报,就是拉着水电局的技术人员考察地形。一度时间,就连我们这些孩子也认为父亲与水电局长关系最铁、最硬。

一九七六年,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一年,也是汤池人难忘的一年。父亲清晰地记得,大年刚过,他就召开党委会。在会上,他再次提出“要想富,修水库”的主张。一天的会议十分精彩,赞成与反对的理由充分,你来我往,针锋相对。反对意见集中为两点,其一,地点不好。此处是有名的风口,十年前县委副书记曾在此铩羽而归,无功而返。其二,民力不支。举全社之力,百姓会怨声载道。最后表决,赞成者胜出。父亲没有喜形于色,只是感到重任在肩。第二天,三级干部大会召开,父亲没有动员,大家心知肚明,一场大战就在眼前。为了一日三餐,谋及子孙后代,汤池人别无选择!





阴历正月十六。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安排,公社书记兼水库工程指挥长的父亲带着生产干事刘晓白、团委书记吴代学、工程技术人员余浚等一行六人扛着铺盖、顶风冒雪来到集星大队驻地,之后各路人马先后到达。宁静的刘家老屋人声喧哗,十分热闹。

要修库,先修路。水库是土坝,要有核心墙黏土。而这种土要在坝址5公里之外。为此必须修建运输公路。就在当天,由5人组成的测量小组就跋涉在风雪中,行走在荒山野岭、悬崖峭壁之间。仅用一天时间,就完成了900多米的道路定线。第二天全线动工,沉寂了许久的群山沸腾了!“大锤似流星,钢钎胜钻头。号子震天响,汗珠像水流。个个比赛紧,人人有劲头。炮轰半边山,羊肠变通途”。公路修筑得很快,一个多月,前4公里的道路就宣告完工。

水库通不通,关键在隧洞。全长166米的隧洞,洞体全是特坚石。面对韧而硬的长石花岗岩,不能爆破,只能用铁锤、钢钎一寸一尺地凿进。面对硬骨头,有人失却了先前的豪气,开始气馁,有了牢骚,有了愤懑。于是在工地上、人群中刮起另一股大风。空耗民力、收了人家的礼、逞一己之能,风头所向,不言自明。父亲耳闻目睹,一笑置之。于是有人便恶作剧,在父亲的抬筐里埋进一个大石块。明知有诈,父亲还是低下身体,把竹杠放在肩上,硬生生挺直了腰板。说也奇怪,自此之后,风言风语销声匿迹,凿洞速度明显提升。人人乘浓雾硝烟,班班冒重重尘埃,争分夺秒,夜以继日,土法上马,忘我奋战一百八十三个昼夜,隧洞贯通,奇迹出现。

水库大不大,首先看大坝。千秋坝业,引人注目,各路大军,聚集龙井。据统计,水库大坝的建设者每天高达5000多人。各个工地热火朝天,人声鼎沸。夜晚灯火通明,白天车水马龙。挖土,运料,凿石,夯筑,各司其职,配合默契,有条不紊。这时的父亲既是将军,又是士兵。满面是汗,满手是土,那双旧解放鞋上满是泥。哪里有需要,就出现在那里。那时没手机,电话都是奢侈品,好在父亲有两条跑惯了的腿。一位叔叔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:有人想采访父亲,连问几个人。都说刚才还在那边人群里。于是那人只好带着“只在人群中,人多不知处”的怅惘悄悄离去。筑坝大军的热情一天天高涨,大坝一天天竖起。大坝终于建成,高峡之上,云山之间,平添一处风景。人们登上38.5米高的大坝,欢天喜地。想到自己的土地不久以后都能旱涝保收,想到稻谷温馨的香味,心中荡漾着幸福与甜蜜。

大坝已成,接着就是开挖溢洪道和引灌渠道。一九八二年,工程竣工,水库蓄水,使命完成。父亲要下山了。临行时,父亲说:我想带着手中的这根竹杠下山,它跟随我六年,让它做个纪念。此时,我们的祖国正迎来改革开放的春天,父亲和他的同伴们又有许多春天的故事要演绎,要书写。





《岳西县志》记载:龙井水库总容量232万立方米,年发电量35万千瓦小时。水库建成后,其下游逾万亩农田因之旱涝保收,县城所在地天堂镇的居民日用水亦得以有效供给。日前,岳西县自来水公司一位负责人,对我如是说:龙井水库承担着温泉镇及衙前河防洪调蓄、生态补水、农业灌溉重任,兼具养殖、发电功能。未来,根据需要,亦可为县城备用水源提供应急补水。他还告诉我,龙井水库已更名龙井湖,将成为温泉镇一张靓丽的旅游名片。龙井村汪书记也告诉我:我们正在依托龙井湖和朝阳寺,发展旅游经济,环绕龙井湖一圈的旅游步道已经开工。明年,龙井湖将是一座山清水秀、风光无限的公园。

父亲的一方坟墓建在湖畔的小山上,就在路边。他守望着龙井湖这颗白云生处的明珠已经十六年。在父亲眼中,它就是“神的一滴”。在这里,父亲并不孤单,水光潋滟,山色空蒙,全在眼前;好鸟相鸣,飞瀑跃渊,尽在耳畔。尽管如此,当初把父亲安葬在这里,我们十分不愿。奈何父命难违,遗嘱在先。现在,我才明白父亲当年的选择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