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[散文随笔] 庆小兔日记4165我还可以造一个宇宙飞船

[复制链接]
查看27 | 回复0 | 2023-1-20 15:09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《庆兔兔日记》早教日记

庆小兔五岁三百零八天

4165-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九日日星期三多云24℃~14℃客厅早晨温度20℃ PM2.5-65

雾继续盘踞在我们面前,天上白乎乎的不知道是云还是雾。

妈妈来电话:“宜昌市又有三个无症状感染者,记住每天都要去做核酸。”

但是这两天没有查询宜昌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的任何消息。

爸爸的电话来了:“小九的书包还在家里。”

我说:“我带来。”

其实站在公交站喊一声家里就能够听见,伸出手就可以从栏杆缝隙里传递东西。

当我来到公交站,庆小兔已经坐在爸爸的腿上。

爸爸说:“昨天发现新的新冠患者,这几天还要继续做核酸。”

我说:“天天外出到公共场所的人需要每天做核酸,我们每天在家里人如果天天出去做核酸,弄不好反而被感染新冠。宜昌市出现的几例无症状感染者都在核酸检测点检测过核酸。”

庆小兔说:“爸爸。”

爸爸问:“怎么?”

庆小兔问:“爸爸,你退休没有?”

爸爸说:“我没有退休呀!我还在上班呀!”

我说:“还要很多年。”

爸爸说:“你还没有长大,我怎么能够退休呀?”

我说:“以后可以到回国内来上班。”

姨妈已经给爸爸在国内找了工作单位,爸爸目前还不想回国上班。

爸爸问:“你希望我退休吗?”

庆小兔摇摇头。

我说:“他希望天天能够看到你。”

我对庆小兔说:“等爸爸回国了,你已经长大了,你在上学,你就不会天天回来了。”

我说:“他说要到清华北大去当老师。”

庆小兔说:“现在不了。”

爸爸说:“怎么了?”

庆小兔说:“我要做延伸到天空,延伸到…。”

我说:“延伸到天上的铁路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不是!我是要延伸到太空去造房子。”

我说:“去太空造房子呀!那你不是大科学家了嘛!”

爸爸说:“你要去太空造房子呀!”

我说:“你还是可以去清华北大去当老师,去给别人讲课呀!”

庆小兔说:“我还可以造一个宇宙飞船。”

我没有听清楚。

我问:“什么?”

爸爸说:“造一个宇宙飞船。”

我说:“造一个宇宙飞船呀!”

庆小兔说:“飞上去就可以建了呀!”

我说:“你真厉害!”

庆小兔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什么。

爸爸说:“你要到大学当老师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现在变了。”

爸爸说:“为什么?”

我说:“你当科学家一样可以去清华北大当老师上课的,教别人怎么造飞船。”

爸爸问:“你知道清华北大在哪里吗?”

庆小兔说:“在北京。”

我说:“你能够上清华北大就蛮可以了,如果再当老师就不得了了,爸爸可以跟着去享福去了。”

爸爸说:“享不享福无所谓。”

我说:“只要他们好!”

庆小兔说:“到太空去享福。”

我说:“做一个飞船让爸爸坐。”

爸爸说:“你做好了,那时候爸爸的腿可能就坐不来了。”

爸爸问:“你们有没有什么活动?比如开运动会呀?”

金东方小学今天开运动会。

庆小兔说:“没有呀!”

爸爸说:“没有活动呀!”

庆小兔说:“没有活动!”

一辆纯电动轿车从面前驶过。

爸爸说:“这个比亚迪绿色电动车,开起来没有声音。”

庆小兔说:“蓝色牌子的都是汽油车,绿色牌子的都是电动车。”

爸爸说:“嗷!这个你也知道。”

我说:“知识丰富。”

爸爸说:“车牌有蓝色的,车牌有绿色的,车牌还有红色的。”

庆小兔问:“红色车牌代表什么意思?”

爸爸说:“红色车牌有一些是外交官。”

爸爸在手机上在寻找。

庆小兔问:“外交官是啥?”

爸爸手机里出现很多红色汽车。

爸爸说:“我们看看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他们的车牌都是蓝色的呀!”

爸爸说:“都是蓝色的。”

爸爸继续在拨屏幕。

爸爸说:“找不到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你不是说有红色的吗?”

爸爸说:“有呀!”

庆小兔问:“什么是两级的。”

爸爸说:“什么?”

庆小兔说:“两级。”

爸爸说:“二级车牌是国家领导人坐的,政府机关的,特殊用途的,有的是外交部的,国外驻北京上海大使馆的。车牌的样式还有消防的武警的,公安局的车牌都不一样。”

爸爸用下巴顶撞庆小兔头一下问:“明白了吗?”

庆小兔问:“那个黄色车牌呢?”

爸爸说:“黄色车牌!你看到了吗?”

庆小兔说:“我今天就看到了。”

我说:“校车来了。”

庆小兔背上书包登上校车。

回来查询一下汽车牌照,目前我国车牌一共有五种颜色,他们分别是:

蓝色、绿色、黄色、黑色、白色,并没有红色牌照。

蓝色车牌主要小型车,使用这种牌照的是普通的车辆或政府专用号段车辆。绿色车牌分别两种:一种是拖拉机车牌,另一种“渐变绿”是新能源车型推出的专用牌。黄色车牌主要是大型车、摩托车、驾照教练车和集装箱货车拖挂。黑色车牌主要是涉外车牌照。白底车牌主要用于公、检、法部门的警车或者武装部队车辆,解放军军队车辆等机构车辆车牌上还会带有“警”、“军”等字样。

后来查到红色牌照是一级警备牌,国家警备用车牌,牌照为红底黄字,下方有警备发放单位编号,一般为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领导的前导车。发放较少,为一级警备,一级警备可对通过路段进行管制 。

十点钟看到宜昌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公告,昨天宜昌城区新增无症状感染者三例,其中西陵区两人、高新区一人。一人在常态化核酸检测中检出,两人在集中隔离点检出。

手机嘀嘀嘀的在叫,又到庆小兔放学的时候。

我提着平衡车和庆小兔的玩具包出发了。

我只套了一件外套就热燥起来,我把外套脱下来挂在胳膊上。

我来到公交站爸爸还没有来。

校车却早早地按时到达。

庆小兔从校车上下来。

庆小兔问:“爸爸呢?”

我说:“爸爸还没有来。”

庆小兔问:“为什么爸爸还没有来?”

我说:“爸爸可能有事情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要给爸爸打电话。”

我说:“你的手表没有带来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的手表有爸爸的电话。”

我说:“用我的手机给爸爸打电话。”

电话接通了。

庆小兔问:“爸爸,你怎么没有来呀?”

爸爸说:“爸爸来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你在哪?”

爸爸说:“我马上就到公交站了。”

庆小兔抬头朝公交站另一边看。

庆小兔说:“看见了。”

庆小兔把手机递给我,爸爸也走了过来。

庆小兔问:“爸爸,你怎么来晚了呀!”

爸爸说:“爸爸把时间搞错了,爸爸还以为是四点四十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幸亏外公来了。”

庆小兔把书包卸下来,庆小兔在书包旁边的小口袋里在掏。

爸爸说:“你拿什么?”

庆小兔说:“我的贴纸。”

庆小兔从书包里掏出一张贴纸,庆小兔把贴纸递给我。

庆小兔说:“我今天得了三张贴纸。”

庆小兔继续在掏。

庆小兔说:“怎么了?我的贴纸去哪里了?”

庆小兔在掏书包另一边的口袋,庆小兔掏了一会也没有找到。

爸爸说:“没有就算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明明把贴纸都放进去了。”

我说:“他的贴纸要贴在积分卡上,积分卡满了他们可以去幼儿园兑换奖品。”

庆小兔回到刚才书包的口袋里掏。

庆小兔说:“找到了。”

庆小兔把手拿出来,庆小兔手上粘着贴纸,庆小兔把贴纸往下撕,庆小兔把贴纸递给我。

爸爸说:“你这不是三张,你这是四张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这个可能是以前放的。”

庆小兔骑上平衡车。

庆小兔说:“电动车倒了。”

直行的红绿灯刚刚变成绿色,一辆电动车已经倒在对面斑马线上,电动车驾驶员下来在拉地上一个人。

我说:“电动车撞人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不是撞人,是电动车上边的人倒下来的。”

我说:“自己倒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那个人手里的东西掉了,电动车就倒了。”

幸好后边的汽车刚刚启动,所有的汽车绕道而过。

爸爸问:“你去哪里玩?要不要去小广场玩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回小广场。”

来到斑马线跟前,爸爸把手扶着平衡车的龙头。

爸爸说:“下来。”

庆小兔问:“干什么?”

爸爸说:“过斑马线不能骑车。”

我惊讶地说:“过斑马线不能骑车,我一直让他骑车过斑马线的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可以骑车过去。”

爸爸说:“警察看见有人骑车过斑马线,警察会让骑自行车的人站在斑马线跟前执勤。”

我不知道有这个交通规则,我一直让庆小兔骑自行车骑平衡车过马路。

来到小广场爸爸和庆小兔走进小广场,我提着书包和玩具包回家了。

我查询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,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驾驶自行车、电动自行车、三轮车在路段上横过机动车道,应当下车推行。

很快庆小兔回来了。

外婆说:“小九你回来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要屙巴巴。”

爸爸坐在沙发上看手机。

我说:“庆小兔屙完巴巴还会出去玩的。”

爸爸说:“小广场都是小一点的小朋友。”

我说:“那是一对双胞胎。”

爸爸说:“没有跟小九一样大的小朋友。”

我说:“庆小兔是坐校车,坐校车回来比正常放学的小朋友早十几分钟放学。”

庆小兔从卫生间出来。

庆小兔说:“我还要出去找小朋友。”

庆小兔去屋里一趟。

庆小兔问:“我的自行车呢?”

我说:“你的自行车骑回家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没有呀!”

我说:“怎么没有呀!自行车你已经骑回家好几天了。”

庆小兔说:“不可能吧!”

我说:“你自己看,这有没有自行车。”

庆小兔说:“我还是骑平衡车吧。”

庆小兔骑着平衡车出去了。

庆小兔又匆匆忙忙回来了。

庆小兔说:“我要拿两个乒乓球拍一个乒乓球。”

庆小兔拿着乒乓球拍走了。

我跟着录了一分钟视频。

爸爸在发球,乒乓球擦庆小兔拍子而过。

庆小兔发球,爸爸把球挡了回来,乒乓球在庆小兔的左边落下,庆小兔根本反应不过来。

爸爸说:“你怎么接不住呀!”

庆小兔说:“反正我学过打乒乓球。”

…。

六点十分妈妈回来了。

庆小兔和爸爸回来了。

庆小兔问:“哥哥呢?”

外婆说:“哥哥还没有回来。”

妈妈说:“庆兔兔怎么没有回来。”

妈妈给庆兔兔打电话,庆兔兔已经要到家了。

吃饭了。

庆小兔里拿着一个羽毛球喊:“外公,我们打这个球。”

庆小兔递给我一个乒乓球拍。

“一比零。”

“二比零。”

“二比一。”

…。

“二十八比十五。”

当然二十八是庆小兔,我是十五。

爸爸说:“你在外边怎么接不住球呀!”

庆小兔说:“我在那里可以打很多。”

爸爸说:“你学了你才打这个样,爸爸还没有学过乒乓球。”

爸爸走过来跟庆小兔说:“乒乓球不能光接一板,要学会接两板。”

妈妈说:“他在学习班一次可以跟老师对打二十几个。”

爸爸笑着说:“我怎么打过去他怎么只能接到一个。”

姨妈说:“老师打球都是一个方向。你方向多了,他就接不住了。”

爸爸说:“我说呢!我把球打过去,他就指着一个地方说,你要打到这个地方。”

姨妈说:“他只能接一个位置的球。”

爸爸说:“我说呢!”

爸爸问庆小兔:“你只能打一个地方是吗!”

…。

妈妈说:“我们走了。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